农贸市场招商论 : 不要让招商仅止于招商
更新时间:2019-09-06

01.农贸市场招商就像一个播种的过程

    不同立场的人会从不同的出发点看待同一个事情。

    政府会站在民生立场,对农贸市场做全方位的统筹和权衡。

    投资方更多的是关注市场建成后,能租出多少摊位回笼多少资金。

    而作为被托付的第三方,作为专业的管理方,更希望看到的是如何保证菜场的可持续经营,形成一个长久的被大众接受,人气聚集的市场。

    对于市场招商而言,政府、投资方、市场管理方各有各的考虑,能否多方兼顾,在权衡中达到平衡呢?

    如果把招商比作一个播种的过程,那么每一方最终都会达成一个共同愿望,就是结出受大众欢迎、人气满满的果实。

    好种子是结出好果实的前提。谁又不希望播下硕果累累的优品种子呢?

    所以,市场招商的租金空间和门槛准入在专业的市场管理方看来是非常关键的。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

    如果在招商过程中一味追求短期利益回报,后续经营就很容易出现问题。

农贸市场招商— 杭州一鸿市场研究中心


02.农贸市场招商面临的诱惑考验

    租金要不要往高处走?市场被看好,租金就走高,这个理论对不对?租金有没有一个定价空间作参考?

    面临高租金的诱惑,投资方有自己的想法,市场委托管理方也有自己的考虑。

    投资方思忖着投下去的成本,也想着快速的收回来,以降低投资风险。其他招商准入条件和后期的市场经营,就暂时不再多虑了。

    管理方更多的考虑高租金下的开张运营,是否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

    但商业就是带着某些狼性的残忍,但却并不一定具备长远的睿智。利字头上一把刀,如果没有一套科学的招商机制,诱惑来临,就很难做长远考虑。

    市场租金水涨船高像不可扭转的大势,也为后续的长效经营埋下了隐患。

    如果商户们仰赖高租金的底气,导致消费者出走,伤了市场人气,这笔账从长远来看并不划算。究其原因可以点击链接参看:剪不断,理还乱:农贸市场投资风险与商户的生计成本

农贸市场招商— 杭州一鸿市场研究中心


03.高租金下的商户与顾客

    有摊主抱怨在市场里卖了10多年的肉,起早贪黑,特别辛苦,市场升级后,重新招租,摊位费涨了2倍。

    摊主手头积累了很多老主顾,于是硬着头皮签了合同,毕竟市场升级改造后,环境提升了,各项成本也高了,这一点还是需要理解和体谅的。

    只是之后呢?

    商户也想借着市场的软硬件升级,将价格提升一点,这似乎也是合乎情理的事,只是为什么老百姓不买账呢?

    现阶段,一方面买菜的主力顾客大多是大爷大妈,在买菜上非常精明;另一方面,大多数消费者并不愿意去理解和接纳市场的环境、管理升级和产品品质准入对价格的影响。

    对于日常买菜这件频繁的小事,在消费观念上,大家还是习惯于哪里便宜往哪里去,甚至盲目地认为哪里人多往哪里挤。


农贸市场招商— 杭州一鸿市场研究中心

04.用农贸市场招商让利赢得市场人气 

    如果说消费者的买菜观念转变需要一段较长的时间,那么不如先利用这段时间来培养卖菜人的消费习惯,这里就需要在招商环节做些有价值的让利。

    就像滴滴公司,前期为收拢车主和乘客,做了较长期的让利,直到用户习惯形成,主动权完全在手上了,才慢慢开始做下一步盈利布局。付出与收获总能在恰当的时间中,达成某种平衡。

    一方面要让老百姓充分认识到,正规市场的价值所在,甚至是物超所值的,避免消费者“ 出走”现象。

    另一方面,在现有的市场环境下,充分认识到老百姓买菜的价格敏感性,做好让利策略。

对老百姓让利除了市场促销活动,最关键的就是在招商过程中对商户做一些实在的让利政策。

农贸市场招商— 杭州一鸿市场研究中心

05.建立科学合理的农贸市场招商机制 

    说了这么多,只是想说:

    农贸市场招商环节和租金定价会对市场开业运营之后产生重大影响。

    租金高的还市场一个低人气,租金低的还市场一个高人气,这其中都是有原因的。

    所以做选择很重要,让利还是唯利,考虑眼前还是长远,最终时间都会告诉你选择的结果。

    孟子曰:“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为了避免招商误区,建立科学合理的招商机制,让租金定价和商户准入有据可依,是当下的关键,也是成就农贸市场长久发展的软实力。